區纘(海南省三亞學院社會發展學院 社會學專業教師)

  臺灣訪學的機會,比我期待來的要早。

  2012年11月24日-12月1日,臺灣中央研究院民族研究所前所長、交通大學客家研究院院長莊英章教授到我所在的學校進行短期訪問。莊老師是學界老前輩了,這次在三亞接待,得以進一步交流。在莊老師的鼓勵下,我萌生了到臺灣訪學的強烈願望。沒想到,在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的獎助計劃支持下,這一願望不到一年就實現了。
我一直對臺灣的學術心生嚮往,這份嚮往源於中研院近史所著《李亦園先生訪問錄》的反復閲讀。中國大陸的人類學、社會學研究曾中斷了近三十年,而臺灣的學術傳統延續至今。這得歸功於傅斯年先生,更得益于李濟、淩純聲、芮逸夫等人類學前輩的不懈努力。我懷著一種敬仰的心理,來到了臺灣。

  2013年11月12日-12月9日,爲期四個星期的臺灣蹲點田野開始了。在這個並不寒冷的冬季,我感受到了寶島的溫暖。在緊湊的時間裏,我把行程安排得滿滿的,甚至連臺灣非常著名的夜市一次都沒逛過,最大限度地滿足了自己求知的欲望。我先後參觀和拜訪了政治大學民族系和社會學系、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和心理學系、中央研究院民族研究所、新竹清華大學人類研究所、高雄中山大學、澎湖科技大學觀光旅遊系、埔裏暨南國際大學人類學研究所。在與這些系所的老師交流接觸中,我學習到了很多,也體會到臺灣學術的嚴謹與專注。我一邊比較兩岸學術的差異,一邊吸取臺灣有益的經驗,在新竹、澎湖、埔裏,往往不經意間,這些前輩和學友激發了我的一些學術想法,希望在不久的將來,我回到大陸,能將這些想法付諸實踐。

  在臺灣訪學的日子裡,我每到一處,幾乎都會受到贈書,這次可謂滿載而歸。囯關中心幫我開具證明,我辦好了政大圖書館的圖書証,為我搜尋查找資料提供了極大的便利。而對於人類學書籍來説,幾乎最全的還是中研院民族所的圖書館。之所以說幾乎,是因為Douglas Raybeck 的Mad dogs Englishmen and the errant anthropologistFieldwork in Malaysia在全臺灣祇有埔裏的暨大圖書館有一本。我先後拜訪了七次民族所,每一次都流連忘返。希望明年我能以訪問學人的身份再次來到這裏。

 在臺灣遊學的時光裡,讓我感受最深刻的還是這座島上的社會信任感,以及這座島上的禮貌、規矩與秩序。記得我剛到臺北桃園機場那晚,我一下飛機,想聯繫怡忻,手機沒法打,還是旁邊的當地人主動借我手機,一時讓我反應不過來:臺北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竟然這麼高。臺北的公車是我見過最棒的公車,不僅考慮到座位邊上鏤空的扶手,還有顏色分明的博愛座。我曾見過一群年輕人站在博愛座旁邊,卻沒人去坐,這在大陸何曾見到如此景象。

  短短千字心得,不足以表達我一個月訪學臺灣的全部感受。我很感謝政大囯關中心提供的獎助計劃,很感謝陳德昇老師給我的這個機會,讓我可以將研究視野從海南島拓展至臺灣島,乃至整個南中國海。只要踏出了第一步,以後的路就越走越寬了。這是我學術研究一個良好的開端,只是沒想到會是從臺灣起步。

Back